阅读短文回答问题。

不足为怪,劳丽·施米特无暇与两条腿的男人交往。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穷乡僻壤,她每天要花费四小时与四条腿的狼嬉戏。

晚上,当有空约会时,这位二十八岁的林业系学生却去寻找公路上被车压死的野生动物,将它们剥皮去骨,喂她那些被大多数人视为洪水猛兽的朋友。

“我生活中的人必须懂得狼对我的重要性。”劳丽说。她最后的一位男友不懂得这一点,离她而去。现在只有劳丽和这群狼共同生活,而且,老实说,她不会半途而废,改变初衷的。“细心观察,你就会发现,狼有许多地方就像你和我,”劳丽说,“它们绝非嗜血成性地在树林里乱窜,它们的生活极富规律,照顾狼崽,分享食物。很久以前,人类就是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不得不像狼一样相互协作。”

人狼同居,这是设在明尼苏达州埃利市的国际豺狼中心实施的实验项目之一。其目的为:使豺狼变得像人类般的友善。当时,计划撰写一篇有关豺狼习性的毕业论文的劳丽,正巧在豺狼中心帮忙,所以当该中心进一步邀请她时,劳丽毫不犹豫地应允,成为狼的朋友。“狼始终对我有一种吸引力,我欣赏它们有组织的行动方式。”她解释道,“起初我有些害怕,但现在我非常敬重它们。”

通过一次血的教训。一天,劳丽走得离它们埋骨头的地点太近。“那条狼本性复萌,惩罚了我。”劳丽回忆道,“它咬伤了我的腿,伤口有一英寸深,是我破了它们的规矩,所以我是咎由自取。”

杰戴地和巴兰扎均为体重一百磅的公狼,巴莎是只七十五磅重的母狼,它们既可能凶暴残忍,也可能调皮嬉戏。和劳丽在一起,明尼苏达的夜晚它们的行为很像人类的最佳朋友

“我回家时,它们嚎叫,跳起来舔我的脸,围着我转圈,用腹部蹭我。”她解释道。

然而,并非只有快乐,劳丽“不得不与令人作呕的寄生虫及野兽的气味打交道”。尽管它们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当实验结束,该重返人类生活的时候,劳丽会恋恋不舍的。

1.一般说,科学家的语言应是科学客观的描述,劳丽·施米特是一个科学家,可是她在谈到狼的时候充满着感情色彩。你认为劳丽使用这种语言是否得体,简述一下理由。

2.劳丽被狼咬伤后说:“是我破了它们的规矩,所以我是咎由自取。”而通常情况下,一般的人是会怎样看待这件事的?谈谈你的看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thomewithannmarie.com/,伊根

Start the Conversation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