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丹尼尔·戴-刘易斯的演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thomewithannmarie.com/,杰克-奥康奈尔

我觉得对于一个只能通过银幕认识的演员,什么方法派表现派体验派的揣测真的没意义,首先电影的表演并不完全是连续的,有很多是通过导演镜头的取舍和剪辑的,另外电影演员用什么办法你真没法猜出来,很多是混着用,而且是否“做功课”和什么派真的没关系……一个白纸黑字的文本是可以解读成很多种样子,好点儿的演员哪个不做功课啊?什么派都有各自要做的功课。

言归正传说DDL,他的生涯懒得说了,反正就是牛,演啥像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评价了,关键是他能把文本解读出新高度,角色理解得非常好,层次丰富思路清晰,要状态有状态,要理解有理解,要层次有层次。至于什么“吊打其他人”这种词我不想用,优秀演员有很多,文无第一,在差不多的层次里不想比较。

要分析DDL的演技可以写很多篇论文了,太累,举一个小例子体会下,刚看完的《魅影缝匠》。

这一场的大概情节是主角是一个特别牛的服装设计师+裁缝,去乡间散心时邂逅了一个餐厅的女招待,某种意义上算是一见钟情,点餐时已经看得出他们互生情愫, 场景台词很简单,就是女招待问DDL想吃什么,DDL把想吃的说出来,但是在导演PTA的镜头设计和DDL(和女招待)的演绎下,平平无奇的文本演出了非常浪漫的,情欲力量汹涌但轻柔如烟的感觉,本来看视频会更体会到,各位可以自己去看,这里只贴图。

这里PTA玩了个小技巧,女招待(ALMA,简称A)和DDL(简称D)第一次视线相对时,A的视线是看画右的,而她入画是从右边入画,故意拍了一个跳轴,有悖于正常的面对面交流的双人正反打拍法,但这种拍法能让观众在主观上感受到两人是在“同一边”的,增加了那种亲密的感觉,说明他们的点菜并不只是顾客和服务员之间的关系,而是“我们来一起畅想一下,属于我们的美好的早餐是什么样子的”,这个感觉也用在了D对台词的演绎方式上。所以轴线的用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有时活用跳轴会有特殊的效果。

前面列数这些要吃的东西,D用他的停顿节奏和“描绘”来处理 这种“我和你一起畅想美好的早餐应该有的样子”的感觉(这段要看视频,看截图感受不到)。

(这里强调了一个铅笔在写字的音效,特写镜头配合垂下眼帘来强调表演的动作细节)

说完了之前想要吃的,但他们这不是简单的顾客点菜,而是D和A的交流,他启发A说,我要果酱,但是不要草莓(潜台词,那应该要什么呢)A说“(是的)不要”,表明这顿早餐是他们共同去完成(表面是下单,其实是营造,除了食物,还有氛围的营造)的。

A用类似喃喃自语的低声说“good choice”(增加了这种主动性的互动)

D补充一下,再来些香肠(硬菜,这才是一个完整的美好早餐应该有的样子),A泛起红晕,像在享受一个美好的梦。

菜点完了,A端上来,在倒茶和摆放食物的过程中,D一直看着她(我来这里享受到的最好的早餐是和你相处的时光)

摆完,A问“然后呢?”这时已经不是顾客和服务员的对话了,是即将约会的人的对话

这段文本除了留下菜单那句以外,光看文字没有什么出彩的,没有什么明显的“金句”,然而PTA和DDL照样能演出这么一个层次和深度,这只是DDL(和PTA)众多炫目瞬间中很普通的一个而已。

PS 等不了高清,下了个模糊不清的DVDCR版本先睹为快,然后看到朋友在朋友圈发的在LA看的这个片子的70mm胶片版,那个羡慕嫉妒恨,必须吃一顿夜宵才能抚慰了。

对于迷影群体之外的同学,丹尼尔的名字似乎稍显陌生,在哪听过,但想不起来这人是谁,长什么样。

既没有“抖森”、“小李子”、“休叔”这样的花名,也没有汤姆·汉克斯、布拉德·皮特这样的影响力,丹尼尔一直游离在大众的视线之外。

对于为何从不出席公众场合,丹尼尔自己的解释是:“演员永远不该接受采访。观众要是知道你穿什么颜色的袜子,下次他们再看你的表演,这个印象就会跳出来。”

回想一下,不论是汤姆·汉克斯的宽厚、艾尔·帕西诺的霸气、还是马龙·白兰度的痞气,演员大多数都会有一个现实的人格,我们会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适合演什么。

其实这正是丹尼尔达成自己表演成就的终极手段,那就是完完全全,毫无保留地活在银幕上,泯灭真实的自己。

丹尼尔凭借《林肯》中的表演第三次获得影帝,他在颁奖礼上说,他的妻子十几年来都在跟好几个男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这当然是玩笑,但也并不为过。因为他每接一个角色,就真的以那个人的身份去生活。

由于拿过太多奥斯卡奖,被怨念深重的小李子在《纽约黑帮》里把他捅死了(^_^)

方法派,就要求自己全身心投入角色,自己就不再是自己,而是角色,拍摄时候的所思所想,都不再是自己的所思所想,而是角色的所思所想。与角色同呼吸,共命运,甚至个人灵魂也要暂时退位,把身体借给角色用。(好吧,我写错了,这是体验派,给各位添笑话了。真丢人)

方法派:重要的是演员在舞台上真正的去想,情感是通过触发自身经历而爆发出来的,而不是努力的让自己的思想与角色保持一致。(来自:

关于他功课做得极好这个,说几句吧,本人一来水平不够,二来也没看过太多他的片子,就不鉴赏了,纯搬运

从DVD特别版本中的“制作我的左脚”这一部分中可以知道,丹尼尔·戴-刘易斯在电影拍摄的几周内,当他坐在轮椅上越过障碍物时,摔坏了两根肋骨。他还拒绝从角色人物里出来。在吃饭的戏里,必须要有别人帮助他进食。有一次他的英国经纪人过来看他,刘易斯固执地认为自己就是克里斯蒂·布朗,把他那忍无可忍的经纪人气走了。

2002年,丹尼尔受到马丁·斯克西斯的游说,回到美国参演了《纽约黑帮》。因为这是丹尼尔蛰伏五年后的第一部电影,《纽约黑帮》让人向往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斯科西斯的预想。丹尼尔又拿出了一惯的敬业作风,悉心研究纽约的十九世纪历史,为了拒绝一件不符合当时纺织技术的保暖外套,他宁愿穿着那件我们在后来电影里看得到的褴褛衣衫,虽然一切都完美如当初的十九世纪了,但他却受寒得了重感冒,被迫服用了大量抗生素才痊愈。

2013年,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执导的《林肯》成为第85届奥斯卡上汇集万千宠爱的提名王:12项提名领跑全

场,“林肯”戴·刘易斯当选影帝的呼声更远远高过其他候选人。《纽约时报》发表评论:史诗般晦涩的人物,对他也是易如反掌,轻松得像披上一件自己穿了多年的外套。

“我从来没对自己未曾谋面的人产生这么深厚的感情”,在《60分钟》的访谈间,戴·刘易斯一本正经地向主持人表达自己对“林肯”的爱。“是的,多年前我跟史蒂芬说过:我很怕自己还没准备好,直到这次看到全部剧本,我才发现,它不容抗拒,它已经足够动人。”

虽然有一大批演技派演员的助阵,但是整个演职人员里最令人关注的还是林肯的扮演者丹尼尔·戴-刘易斯。而对于这个英国演员来说,扮演林肯这个美国总呼统最难的在于两件事,第一是改掉自己的英国口音,第二则是要给这个角色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声音–因为声音不对,再好的戏也出不来。

对于前者,丹尼尔·戴-刘易斯很有经验,因为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在银幕上用美国口音扮演美国的角色了。而对于后者,对刘易斯来说,则是一个挑战。刘易斯说:很多人认为,林肯是一国之君,又有着不俗的口才,做了很多著名的演讲,所以就一定要有一个洪亮的大嗓门,其实这恰恰相反。丹尼尔戴刘易斯根据我们现有的很多资料、历史学家的研究以及结合林肯的经历来看,没有人能肯定林肯的声音是什么样的,这给我的表演带来了一些运气的成分,因为我可以根据需要来创造林肯的声音。

总的来说,我觉得林肯的声音应该是有点高的,共鸣部分在脑袋的位置,因为这样才能让他在演讲的过程中被所有的各种听见,而且也能让他维持两个小时甚至是三个小时的演说。给予这样的考虑,我给林肯加上的一个有些尖细、音调比较高的声音,我觉得这是合理的。

于是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邮箱里收到了一盒录音带,打开一听,是一段林肯的连任就职演说:一个温和、明显嘶哑的男高音,又带着伊利诺亚、印第安纳和肯塔基州的混合口音。“戴·刘易斯把他脑中的林肯寄给了我,光听这个极具设计感的嗓音,你就知道他又做了超级充足的功课。”

55岁的戴·刘易斯,演绎了56岁的林肯在遇刺身亡前的最后4个月:曾经的竞争对手们,为他强大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成为他的政治团队“四虎将”,并跟随他打赢南北战争,统一了美国。不过斯皮尔伯格多次强调,“这并不是一部战争片,更多讲述的是林肯的心理变化,而戴·刘易斯的细腻,正是他送给我和这部电影的最棒礼物。”

另外多说一句,本来《林肯》找过利姆·尼森,可是利姆·尼森等了太多年,表示自己在年龄上不符合,所以推掉了。丹尼尔小利姆5岁,所以更适合一些。

你看林肯和There Will Be Blood,绝对不会想到这是同一个人演的。

刘易斯本人曾表示:作为一个演员.除了在荧幕上很好的展示自己.尽可能不去接受曝光媒体.例如如果公众记住你私生活下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袜子.那么在看你的电影时就有可能忽然在脑海突出那个印象.这对演员自身或公众观影的效果都不好

判断一个演员的演技有个很简单的办法,就是看到这个人的表演,你会想把他的片子全部找来看,戴·刘易斯,就是如此。这其实是说明了角色中还是有浓郁的刘易斯风格的。

我更喜欢《纽约黑帮》《血色黑金》里的戴·刘易斯,沉郁的男人需要投靠邪恶的阴影。

看看他的三个奥斯卡就知道他有多少斤两了,纽约黑帮里的屠夫一角中的狠辣却柔弱一面,(很有匪帮老大的气质)林肯里内心的演绎,血色黑金里歇斯底里的有里到表表演。

算起来看他的第一部电影是布拉格之恋,但是那时就为了看情欲戏跳着看的(原谅我的无节操)。后来偶然间看了纯真年代,就一下子让我记住他了,纯真年代里虽然有的人说是偶像剧的演技而已,但是我很喜欢。声音很好听,然后整个人都很有味道。后来我又看了两遍纯真年代,非常喜欢,是可以让我看好几篇的电影。

之后我重新去看布拉格之恋,看到某些情节才发现早前自己看过了 ,虽然电影比较长,我看完还意犹未尽。有的人说这部电影女主比诺什演得比丹尼尔好(比诺什我也很喜欢,非常有气质啊),但是那时候他年轻,我真的觉他得很帅很会撩啊。所以很多人虽然很多看过原著的不喜欢这部电影,我觉得还是不错的,里面的情欲戏拍得很有味道。

可能我很容易喜欢上一个演员吧,我先后看了他的我的左脚、我美丽的洗衣店、林肯、最后的莫西干人、因爱之名、以父之名、纽约黑帮、血色将至……血色将至里的表演我觉得最震撼,他的声音出来我吓一跳,和之前的差别太大了。还有林肯里面的声音也很特别。

我自己觉得他演技最好的是血色将至,大概纽约黑帮、我的左脚、以父之名、林肯……

以上粉丝滤镜应该很厚,但是我觉得他影帝都是实至名归,我看他的电影不会觉得出戏和尴尬,而且他台词真的很好了。以我对他的了解,觉得他私下比较腼腆很容易害羞,和他的电影角色差别很大。看他的采访和颁奖典礼上他的声音很温柔,和戏里反差很大。

去看看他的《血色将至》,《林肯》,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神马样的演员,对别人说,演什么像什么就已经是最高荣誉了,而他却是演什么就是什么,强大的方法派演技,难以置信的爆发力,情感在内心的集聚,到最后的表现形式都强大到无以伦比,真的是用心在演角色内心。

他在上述两部影片中的表演可以进入影史前五,《血色将至》更是被业内一致认为是三十年来最佳表演,更何况《我的左脚》、《因爱之名》、《纽约黑帮》都是可以跻身殿堂级的演出,别人的参奖至多只是很有竞争力,而他后几次参奖,总给人感觉在各大颁奖典礼都是一致认为的男主角,只要有他在,杰克-奥康奈尔其他演员都只是陪跑(比如Depp、Leo、Clooney)这种强大的气场真的让他的同行们难以望其项背

只看过他四部电影《血色将至》、《纽约黑帮》、《我的左脚》、《林肯》,不得不说,大神级别演员,特别是血色将至里面的表演,个人看过的最佳表演。

可以说,他的演技已经超越了现今在世的所有男演员,毫不夸张,没有之一,包括好莱坞四大,什么不相信?去看血色将至吧!

他可以说是真正的演什么是什么,丝毫不带个人风格。我的左脚,纽约黑帮,因父之名,血色将至,最后的莫西干人,林肯。如果你看过以上电影,你会惊奇的发现,所有的角色除了长着同一副相貌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共通点了,给人的感觉完全是另外一个人,这种塑造能力和代入感简直到了恐怖的境界。

看他的表演,不大会有果然是影帝,演戏线;这样的第一印象,因为每一段故事本身都值得回味,他的表演又增加了故事本身的感染性,第一印象都还在回味那个故事里那个人物的东西,而不是演员本身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他还用心选着每一个剧本和作品,所以能有这样的感受吧;亦或是在他具有一种艺术家气质的同时,还能去成功演绎黑帮大佬、白人贵族、印第安蛮族、东欧外科医生、职业拳手等等角色,所以印象极深。

当代(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好的三个演员之一,另外两个可以一较高下的是凯文·史派西和汤姆·汉克斯。

在90年代,汉克斯是这三人中实力与成就最高的,史派西次之,刘易斯可能要居第三。二十年过去,这个顺序大概要反着排过来,当然,刘易斯的强,不止是多出来的一尊奥斯卡。

某种意义而言,刘易斯的戏路比另外两位要宽广的多。汉克斯只能演忠厚实诚的典型好人,史派西的角色如果没有一点邪魅也就失去了意味,但刘易斯真正可以做到一切形象通吃,但代价就是,他进入和退出一个角色的时间都太长了一点。所以,刘易斯基本上是这个时代作品最稀少的顶级演员,稀少到要找另一个与之相当的同类,好像都无处寻觅。

谢邀,碰巧我看过他的电影,也对他的演技简单研究过,一点拙见,大家轻拍。从表演的理论角度方面就简单说下:他属于体验派和方法派的完美结合,主要还是体验派,虽俊俏的外表给他加分不少,但要想任何角色都入木三分,且具有很宽的戏路,这就要求他去体验生活,

他会在姨妈家的圣诞晚餐时,仍然用林肯的思维和语调说话,跟桌边的黑人小伙进行那个时代的对话。有时候一流的演员直接让人忽视其他的平庸,演疯子的时候一种淋漓尽致的表达,一个脑麻痹患者的身心表达。不是人人都能装疯卖傻把一个残废演的如此动人!丹尼尔戴刘易斯的表演才是本片的灵魂,已然无懈可击。这需要的是对情感的把握,是极其难得的。必须是生活入戏。

但是除了要体验特定角色外,生活中还需要真实的自己。不然这样往往会给身边的人以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一直在演,其实人生不如戏,因为戏是艺术本身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记得是哪位著名女星说的“能否把握好自己在演戏中是角色而生活中是自己,这也是一位好演员衡量标准。”

Ps:在表演以及创作那阶段,一般会全身心投入,而且只能在这一段时间内做这一件事,会产生很多灵感,曾有半夜做梦醒来写剧本。是不是太入戏了?不过,过后就回归生活~

Start the Conversation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