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把自然还给自然 日本艺术民艺感知之旅大町篇

长野县大町市就坐落在这个抬头见雪山,四周被原始森林环抱的地方,在这里,我们与策展人北川富朗共同见证了第一届北阿尔卑斯山国际艺术祭的开幕,并有幸成为参观艺术祭的第一批客人。

我们参观的第一个作品便是 《阿尔卑斯的湖舟》,展览设置在半山腰上的一个有100年历史的夏期学校的教室里,整个作品将近8米长,作者杉原信幸用蚊帐布加上特别胶水制作出北阿尔卑斯山的倒影,凑近看,上面还附着着一颗颗细小的米粒。

艺术家杉原信幸使用一颗颗的米粒来表现涟漪的光辉。每年春季,北阿尔卑斯山的冰雪融化成水,灌溉山下的水稻,滋养了大町人民。在这个作品里,山、水、土地和人,就这样和谐地联系在了一起。

这恰恰便是北川富朗办艺术祭的理念,“将扎根于当地的人生活方式及生产成果,当地的道路、田野、庄稼地等展现出来,呈现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

杉原从东京艺术大学毕业后留在东京进行艺术创作、参加各种展览,过着一个普通艺术家的生活。但一次在冲绳参与原始祭奠的经历让他得到醍醐灌顶的震撼,被现代化祛魅的自然重新以其神秘的力量打动了他——如同希腊神话中的英雄安泰,现代人是时候回到大地母亲那里汲取力量了吧。他回到祖父的家乡大町木崎湖畔,重新追溯自己的历史:自己在孩童时期便受到父亲的偶像,世界探险家、作曲家、画家、博物学家西丸震哉的影响,跟着父亲在祖父山中小屋附近探索大自然,那是他与大地母亲亲密接触的童年。

2008年他将祖父的老屋改造成西丸震哉纪念馆,纪念追溯他的精神,那是一种被现代日本人所疏远和隔绝的以整个人类历史、以天地为舞台的精神。以此为原点,从2010年开始,邀请身边的艺术家朋友与他一起在大町举办原始感觉美术祭,以大自然绵延万古的历史为媒,在大自然中创作,试图吁请现代人重新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样的美术祭以自发的形式举办多年,为大町带来国际化的艺术资源和影响,日本最大町政府和各个团体渐渐关注和参与,终于促成今年由政府主办、邀请大地艺术节之父北川富朗策展的视野更为深广的第一届北阿尔卑斯国际艺术祭。杉原作为参展艺术家参与,同时他自己操办的原始感觉美术祭将继续在9月1日到3日举办(想说这样包容并存的状态真好,小的并没有被大的吞并后消失。想一起去吗?嘻嘻)。

2016年原始感觉美术祭海报,2017年将于9月1日-3日举办/ 或或摄

为我们介绍完作品后,杉原便骑上摩托车赶回会场,等我们再次相见,他已经坐在了艺术家一席当中。简单到几乎简陋的开幕式设在大町车站旁,没有繁琐的领导讲话和形式感,在执行委员会简短发言和北川对艺术家进行简介后,艺术祭正式开幕。

说不定可以用艺术的力量,来解决地区的各种课题,与综合策展人北川富朗先生的相遇,是开办此次艺术祭的重要契机。我们期待着,这场即将拉开帷幕的艺术祭能成为改变地区的催化剂。——市长牛越徹

这次艺术祭共有38个艺术现场等待着观众去发现,北川富朗向来反效率,策展原则是尽量分散,让艺术作品在最适合它的地方展现,让观众以艺术为引导充分发现北阿尔卑斯的丰富性。布展分为水源区、大坝区、市区、东山湖区和仁科三湖区五个区域。我们手持“护照”探索大町的每个角落,在走街串巷中不经意的瞬间,便和作品不期而遇,一个空课室、一间老屋、一个转角处可能因艺术而被点亮,与我们的内心倏然呼应。

这次北阿尔卑斯山国际艺术祭与之前北川办的艺术祭最大的不同是,这是第一次当地政府在最开始就作为艺术祭的主要执行方来邀请北川富朗策划艺术祭。大町政府不但作为主要出资方,更促进艺术家与当地市民等多方的协力,大力推动了这场艺术盛会的顺利开展。做出如此决心的大町政府,原来是看到由艺术家们自主创办的“原始感觉美术祭”为大町带来的人流与深远影响,让政府加深了通过举办国际艺术祭来活化大町的信念。

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前身是滑雪场的有机农园CafeRabbit餐厅里用餐,在艺术祭参展艺术家青岛左门的邀请下,农场主种山博茂先生也来到了餐厅和我们交流。

在聊天过程中我们惊讶的发现,原来种山先生一开始对大町举办国际艺术祭是心有存疑甚至是反对的,一方面这毕竟花的是纳税人的钱,这场艺术祭如果一直要持续办下去就等于他们当地人每年都要付出这笔看不到尽头的税款。而另一方面,他对究竟艺术祭能否吸引到人流来临大町,就算来了跟自己能有什么关系,他心里是没底的。

他对我们说,看到我们一行人特地从中国跑来大町,不仅关注艺术展,还对自己的农场和生产情况感兴趣,围着他问个不休,并几乎买光了他的农产品……这让他备受鼓舞,他后来对青岛说:你的作品应该做更大一点~~

在艺术祭开幕前夜,我们在温泉乡只找到一家开业的餐厅,一进去几乎把整个小店包下,只有两个人的店家应接不暇,这显然超出了他们平时应对的水平。我们不禁思考,举办这样大型的国际艺术祭对当地居民而言,又有怎样的意味?究竟我们的到来是不是当地人乐意看到的?这恐怕还需要一个很长的磨合过程。

七十多岁的北川和我们聊到,现在他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像做第一次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那样,和当地居民开2000多场说明会,但与居民进行沟通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北川团队希望当地人能以积极的态度接纳艺术祭,让他们认为这样的沟通是必要且有价值的,北川想让他们感受到,办艺术祭不仅是北川和艺术家的事儿,当地人也是主角之一。

团友汪艳妮现在正在沈阳的王士兰村实践乡村建设,她向北川提问“如何争取各方面资源,尤其是政府和资本投入乡村建设当中?”北川分享说,不必一味等待和依赖政府和资本的投入,其实无数个人的圈子互动起来的力量超出想象。以艺术祭为例,他们希望更多不同领域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到艺术祭中,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艺术祭的不止是艺术家和策展团队,当地人可以献出空屋做展览区域,可以在艺术祭的活动中摆摊、演出……而每个人的参与又可以把他们各自的圈子带入,这样滚动起来的力量是超乎想像的,之后很可能引来资本和政府的关注和参与,就像越后妻有和北阿尔卑斯的情况一样。这样的艺术祭是所有人共创的,大家的艺术祭。听了他这番话,我们对于游学的价值更有信心了,“看见”是认识自己的触发点,是引发行动的开始吧。

参展艺术家青岛左门便是被“个人朋友圈”卷入艺术祭改变个人命运的例子。他本来是杉原的朋友,最开始因被邀请参加原始感觉美术祭而来大町驻地创作,在这个过程中,他遇上现在的妻子,在山谷中约会时产生的灵感引发了他这次参展作品的构思。为了制造一个他能想象最浪漫的情境,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准备,设计出一个艺术装置《遥望盛开的繁星》。他现在已经成了大町的女婿,一家四口幸福地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着、创造着。

在作品的实施过程中,策展人北川富朗也给出了重要的意见,建议他选择更为幽深和开阔的地点,最后出来的结果,连北川也为之惊叹。

置身此处仿佛走进童话的世界。若不是对空间配置、作品密度、花朵、光线以及信浓高原有着充分的了解,是无法创作出这样的作品的,我对作者的创作力深深折服。——北川富朗

我们会记住这样一个大町的夜晚,天空中闪烁着五彩的繁花,我们会记住大町的木崎湖,我们曾经在那里野餐,我们会记住大町,不仅是我们曾经到过这里,还因为这里的人和自然,让我们感受到了这里,我们在这里生活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thomewithannmarie.com/,伊根

Start the Conversation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