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制造的行尸走肉?带你了解臭名昭著的脑前额叶手术

如果一个影视作品的背景是精神病院,那它的故事走向估计会是这种:先是恐怖故事,因为患者的行为不可预测。

然后是阴谋故事。精神病院院长十有八九在利用患者做实验,比如为了方便管理,给不听话的病人头部开刀,将其“制造”成行尸走肉。

现实世界,总是比影视作品还要离谱,还要荒诞,因为人工制造行尸走肉的手术,不仅真实存在,还一度广为流行,甚至,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这就是脑前额叶切除术,它在1949年获得了医学界的最高认可,获奖者是安东尼奥·埃加斯·莫尼兹。

2015年,屠呦呦成为了第一个获得诺贝尔自然学奖的中国人,以表彰她对疟疾疗法的贡献。

以精神分裂症为典型代表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也就是俗称的“精神病”,时至今日仍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而在上世纪,为了控制一些危险的病人,医生只有给他们戴上镣铐,穿上束缚服,再绑到床上。

直到1935年,莫尼兹参加了伦敦的一场神经学大会,看到了会上的两只被做了手脚的黑猩猩。

黑猩猩的前脑叶与其他脑区的神经连接被人为捣毁,结果证明,这使得两只猩猩似乎温顺了许多。

拿灵长类动物做实验,在今天已被绝大多数国家所禁止,但这个伦理问题并没有困扰20世纪上半叶的科学家,甚至将黑猩猩的手术拓展到人类身上,似乎也未尝不可。

当时,人们对人脑的构造认知寥寥。莫尼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很快给一个精神病患者做了手术(让其助手帮忙,往患者的脑前额叶注射乙醇,以杀死该处的神经纤维)。

他们多半会从术前的狂躁暴力,变得如行尸走肉一般呆滞迟钝、任人摆布。当然,不再需要束缚服了。

一位母亲这样形容她接受过手术的女儿:“我的女儿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的身体还在我身边,但她的灵魂却消失了。”

轻车熟路后,莫尼兹设计了一种手术刀,来专门实施这种手术,这就是“脑前额叶切除器”。

实施的方法和之前用乙醇杀死神经纤维差不多,只不过更为粗暴精准:直接伸到患者脑部,在前额叶搅一搅,人为破坏这部分的大脑。

虽然莫尼兹设计的手术,以及手术刀,已经很简单了,但没有任何人能料想到,它还能更简单,甚至不需要手术台,不需要受过太多训练就能做。

一个叫沃尔特·弗里曼的人,发明了“冰锥疗法”,彻底将捣毁脑前额叶的手术,推广到了千家万户。

从此,它的实施不再受限于重型精神病患者,而是同性恋、政治犯、暴力犯罪、低智力、不听话的孩子,想做都能做。

1939年到1951年间,美国有超过18000人接受了脑前额叶切除术,而弗里曼自己做了其中的3400多例。

冰锥疗法就是将患者麻醉,然后拿一根勺柄粗细的钢针,直接从患者的眼球上方插入,之后只要搅拌就行了。就像用勺子搅拌菜汤。

冰锥疗法如此方便快捷,只要将患者麻醉好了,哪怕小诊所都能做。到了后来,这个手术的成本低到只要25美元(小诊所甚至省略了消毒)。

这是一些有关脑前额叶切除术的宣传老照片:术前术后对比照。他们被保存于今天的乔治·华盛顿大学。

左为术前,右为术后。危险的8岁小朋友再也不用被关在地下室了,他恢复了孩子的笑容。

1945年之后的一段时间,脑前额叶切除术的名声如日中天,仿佛成了业界公认的重型精神病患者的治疗手段。

这段时间,有很多名人也闻名接受了手术。比如美国总统肯尼迪的妹妹罗斯玛丽·肯尼迪。沃尔特·弗里曼

手术后,她的癫痫“治好了”,不过她也从此丧失了几乎全部语言能力,以及一只胳膊和一条腿的行动力,并从此只有2岁孩子的智力。

并非所有患者术后都会变得像罗斯玛丽一样,因为冰锥疗法在人脑中没有精准定位,小诊所的医生更是凭感觉,所以术后的后遗症完全可以说是凭运气。

有的人是直接死在手术台上,有的人是变得极端抑郁,有的人是呆滞,有的人是低智力,不过,他们确实或多或少,都变得“好控制”了一些。

二战前后,美国政府曾对一批遭受战后ptsd或其他精神创伤的军人,集体实施了脑前额叶切除术,他们的后遗症不一。

由于脑前额叶手术的严重后遗症,以及大规模滥用,在1950年,苏联政府率先宣布全面禁止该手术。

随着人们对人类大脑认识的加深,以及更多有效精神疾病治疗药物的出现,到了70年代,世界各国都陆续禁止了脑前额叶切除术的实施。

除此之外,《禁闭岛》、《美恐》第二季、《美少女特攻队》等影视作品都提到了脑前额叶切除术。

今天,我们回顾这段荒谬的过去时,几乎很难相信这是真实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

为什么一种摧毁人智识,粗暴向人类最重要的器官大脑动刀子的行为,会大规模流行?

或许,这就是控制的极致。疯狂的病人、渎神的同性恋者、制造麻烦的暴力狂与政治犯,不如全换成呆滞的傻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thomewithannmarie.com/,弗里曼

Start the Conversation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