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给我收尸结果你却娶了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thomewithannmarie.com/,杰克-奥康奈尔

铁锈、灰尘、鲜血、火药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呛得青年直咳嗽。就像老旧的破机器一样,杰克感觉自己快要被这战场上的硝烟味呛散架了。

于是他只能用手背来勉强挡住这些扑面而来的味道,然后继续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那些面目全非的尸体,向前走去。

他在脑海里回想着两年前最后一次见到雇佣兵的样子,那人难得因为他的话而有些慌乱,一点都没有平日里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神情冷漠的样子。

“如果你还活着,那你以后可就不姓萨贝达了。”杰克自言自语道,“你会随我姓,这可是那答应我的。”

他瞥起眉,坐直了起来,又将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不耐的说了一声“要进就进”。

门外这才安静了下来,可又迟迟没有人推开门。也许是惧怕着这位姓萨贝达、坏脾气的军官,总之那人在外面犹豫了一大会儿,直到奈布真的不耐烦到快要发脾气的时候,才支支吾吾地说了话。

奈布和家族的人大吵了一架,门外的士兵们听着里面萨贝达长官火气极重和另一个人争吵的声音,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萨贝达家家世显赫,家族来的人无非就是让奈布回家继承家主的位子,再加上连未婚妻都给奈布安排好了,因此触到了奈布怒气的导火线。

杰克敲门进去的时候奈布正在抽烟,烟雾缭绕间雇佣兵的眉眼冷漠如冰,仿佛刚才火药味极重和人吵架的不是他一样。

“长官。”杰克脸上的笑容优雅又得体,皮鞋敲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奈布抬眼看向他,觉得这人一点都不像个士兵,倒像个很受名媛们欢迎的贵族。

奈布把脸上的血污随意地抹了抹,站在成堆的尸体中。太阳迎着他缓缓落下,风吹过他,就好像死神从他身边掠过,带走了一众战场上的孤魂野鬼。

“您对于战争抱有什么看法呢?”杰克将一枝红玫瑰插入做工精致的花瓶里,似是无意之间这样问了一句。

半晌,才听到他嗤笑道:“战争的残酷在于总得有人牺牲,除非脑子有问题,我想不会有人喜欢战争。”

杰克继续向前走着,他还记得雇佣兵当时的回答:“这可说不来,说不准哪天战争爆发了我就死了呢?”他半开玩笑地说道:“到时候你要还活着,可要给我收尸。”

敌对的两个国家就好像要把怒气全都爆发出来似的,这一仗打得极为惨烈。杰克放眼望去,触目惊心的尸体仿佛都在暗示着他参加战争的人没有活下来的。

“我要回伦敦去了。”夏夜的风时不时吹过,吹起了杰克的风衣衣摆,却将奈布的心吹得更加沉闷。

杰克从来都不像是个士兵,就像奈布说的那样,“到像个贵族”。他背对着奈布,原本鲜红的如同红玫瑰一样的眸子此时晦暗不明:“您说得对,没有人会喜欢战争。”

“我并不是‘贵族一样的人’,因为我本身就是个贵族。杰克收尸技巧”月光照在杰克身上,却显得他更加苍白,“现在我要回伦敦,萨贝达长官,您允许吗?”

奈布看见杰克从夕阳的方向向他走来,依旧穿着那件墨绿色的长风衣,衣摆被风吹了起来。

奈布本来百无聊赖地坐在杰克床边,这会听到杰克有疑问,终于来了兴致:“问吧。”

“那自然是找个安身之处住下来。”奈布挑眉,开玩笑似的说道:“不然你娶我啊?”

Start the Conversation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